光伏产业丢不了的补贴“拐杖”?

由于光伏发电成本高于传统能源,因此世界各国在其发展初期都给予适当补贴。中国也不例外,对地面光伏电站和分布式光伏分别实行标杆电价和直接补贴。但不断攀升的装机量已使得补贴资金捉襟见肘。何时能像德国等先行国家取消补贴,成为一个疑问。

由于光伏发电成本高于传统能源,因此世界各国在其发展初期都给予适当补贴。中国也不例外,对地面光伏电站和分布式光伏分别实行标杆电价和直接补贴。但不断攀升的装机量已使得补贴资金捉襟见肘。何时能像德国等先行国家取消补贴,成为一个疑问。

光伏产业丢不了的补贴“拐杖”?

2014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曾释放信息,探索形成符合实际的分布式光伏商业模式,逐步降低发电成本,力争2020年光伏发电实现用户侧平价上网。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副主任、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谈了他的判断:到20252030年,光伏有望在发电侧实现平价上网,届时补贴有望削减,甚至取消。

  沉重的补贴

现行光伏补贴政策依据,为2013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

对于光伏电站,根据各地太阳能资源条件和建设成本,全国分为三类资源区,分别执行每千瓦时0.9元、0.95元、1元的电价标准。对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实行按照全电量补贴的政策,补贴标准为每千瓦时0.42元。

“光伏补贴应按照产业需要和对投资者吸引情况来确定,多了少了,都不合适。”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光伏补贴主要来源是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该基金包括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和向电力用户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

但近年来,随着我国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迅速发展,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已不足以支付补贴所需。面对补贴资金缺额拖欠可能对整个可再生能源产业健康发展产生不利影响的现实,国家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从2006年的每千瓦时0.1分钱逐步提高至2013年的1.5分钱,7年间上涨到15倍。即便如此,筹集的资金仍难以满足需要。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当前,拖欠光伏发电补贴已超过50亿元,今年仍将面临资金缺口。

国家发改委人士表示,2012年以前拖欠的107亿元补贴,已通过财政拨款和近年基金少量结余进行补发,但当前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征收增量不及需求增量,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或将再次上调。这无疑将再次增加全社会用电成本。

  削减难题

2014年光伏发电量仅占全国总量的0.46%,发展空间巨大。

但当前光伏发电每千瓦时成本虽已降至0.7元左右,仍是国内大部分地区约每千瓦时0.38元脱硫煤电标杆上网电价的近两倍。显然,如果没有补贴,光伏电站就不具有投资价值。

国家鼓励发展光伏电站,一个重要原因是欧美“双反”、出口受阻,需要解决上游产品消纳,促进整个产业链健康发展。换言之,补贴发电端也是扶持光伏制造企业。

在现行补贴政策下,2014年,全国新增并网光伏发电容量1060万千瓦,仅使用了我国光伏组件产量的三分之一;分布式光伏在国家每度电补贴0.42元的背景下,也仅完成计划的26%,以至于部分光伏制造业大省不得不再从地方财政出资补贴。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短期内要实现光伏发电平价上网,单独依靠光伏自身成本降低很难。如果火电等电源通过核算外部成本,提高电价,光伏平价上网的进程就要快很多。

然而,火电上网电价不但没有上升,反而在2014年8月下调。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这种以煤价下跌为理论基础的调价,背离了火电实际成本,非但不能促进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平价上网,还直接导致可再生能源补贴支出增加10%,近50亿元。

“在火电等电源外部环境成本没计算纳入电价的情况下,凭什么要求削减光伏的补贴?”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小孩终归要长大

喝着补贴的“奶”,光伏并非没有进步。国务院参事、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石定寰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近年来,以企业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为主体,关键技术研发、生产工艺水平取得很大进步,生产装备进一步国产化,光伏发电成本有所下降,为平价上网提供了基础。

王斯成也认为,通过改变逆变器功率配比,对电站配置智能测光系统,加快高转换效率和长寿命的太阳能电池研发及产业化,降低电池产品成本,提升额定装机发电量,可以加快平价上网的进程。

此外,通过技术创新能够降低多晶硅生产的能耗和材料损耗。比如,硅片切削成材率提高,厚底降低,提高电池和组件的产出率,都能够带动成本下降。

2013年国家发改委在制定光伏电站标杆电价和补贴金额政策时,光伏发电系统成本为10元/瓦,如今已降低至8元/瓦左右。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削减补贴对光伏产业来说并非是坏事,光伏产业市场化程度提高,将倒逼光伏企业进一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在竞争中实现有序健康发展。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光伏产业发展初期补贴是必须,最终取消补贴也是必然。国家对光伏的补贴就像18岁前家长对小孩的抚养,最终小孩必须长大成人独立生活。

淘光伏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淘光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本文编辑:淘能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opv.cn/zixun/1150.html

投稿联系:仲先生 18052542359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87855 邮箱:27387855#QQ.com(请将#换成@)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8月24日 上午4:41
下一篇 2018年8月24日 上午4:4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