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杨怀进、彭立斌,面对电改机遇

面对电改 杨怀进、彭立斌在想什么 文字整理 殷鑫 陈思思 参与人:

面对电改 杨怀进、彭立斌在想什么

文字整理 殷鑫 陈思思

参与人:

杨怀进: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彭立斌:君阳太阳能电力投资有限公司总裁

红炜: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首席光伏产业研究员

电改要充分考虑保护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复杂性

红炜:我以为当前光伏企业面临的一些问题,如并网弃光、补贴发放、投融资等,已经不是光伏产业的根本性障碍问题,是可以通过时间和技术层面的处理予以解决的问题。我最近更加关心面对电改、光伏产业加速完全市场化运作时代的到来,光伏企业怎么想?怎么做?杨总一直致力于光伏产业发展与推动,彭总出身电力、跨界光伏终端市场,二位又都是资本高手,是光伏产业中、下游环节的杰出代表,很想听听你们二位怎么想,怎么做。

彭立斌:首先我认为电改放开的话,电价是要下调的,一方面售电公司出现并且预计数量在3000个左右,竞争会很激烈。另一方面,我认为光伏发电距达到平价上网应该还有2-3年的时间,所以在电改开始的前2-3年,对光伏发电是有一定冲击的,当然如果光伏实现平价上网后,那就一定毫无疑问的是光伏占上风了。

杨怀进:在这个问题上我可能要比彭总乐观一些,我觉得国家在政策制定前一定会想清楚如何保护新能源的。电改的目的是为了打破垄断,让能源和电力的利用更加有效,不可以与推动绿色能源发展有矛盾。相反,在环境问题日益严峻的当下,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大规模发展正是国家实施电改的一个主要动因。所以我觉得,在电改的过程中,决策部门一定会给光伏以充分的保护,如果新能源死了,那么电改在很大程度上也失败了。在推分布式政策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发改委不断地在做调研,政策也越来越接地气了,这些都是积极信息;其次,我认为如果将环境和大气污染治理的综合成本计算在内的话,光伏的发电成本已经达到平价了。

彭立斌:杨总说的有道理,我也相信国家是一定要保护新能源的,我们也不停地在国家各部委呼吁配额制,而我们之所以这么着急地传递一些保护的信息出去,是因为从电网的角度,担心其现行体制下所掩盖的一些问题会在短时间内对新能源的发展无法形成有利局面。

杨怀进:这个不用担心。相信国家一定明白,在考量火力发电的时候,主要不是成本低的问题,而是要与不要用的问题,因为实施电改的根本还是为了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解决环境问题,而新能源的推广可以更直接地解决这一问题。所以,如果大家都认定发展新能源是国家战略的话,那就必须要保护,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电改后,光伏的主战场在哪里?

红炜:彭总,您最近一篇《彭立斌:屋顶分布式或成太阳能电站主流》很有影响,可我的看法是和您不一样的。分布式无疑是能源利用的最佳形式,但是相对我国未来能源需求的增长情况,电力负载地区的分布式电站可利用的物理面积是有限的,这就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像德国那样,分布式占70-80%。而且地面电站的规模化效应使得建设成本应当比分布式低,只是输送成本会很高。相信伴随电改的到来,国家会对大型地面电站适度保护。最终市场会在综合性价比较之后,对分布、集中两个类型的电站做出自己的选择。

彭立斌:对于建设分布式电站物理面积小的问题,我所说的分布式是主流市场,一定是考虑了结合储能和转化率技术大幅提高前置条件的。大家可以想一下,国家提出到2050年光伏电站建设实现2700GW,这是什么概念?是已经占到现在发电总量的20-30%了,是现有系统没有储能根本无法容纳的。而如果储能技术成熟并大规模应用开以后,其在东部地区与分布式电站结合,其度电利用率在90%以上。目前西部没有大型工业,所以建在那里的大型地面电站还要上网并输送到东部,其利用率只有60%,损耗非常大。

杨怀进: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当前最重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可以大规模应用的可能性。不可否认,未来分布式电站会普遍推开,但是这其中究竟要多少比例,我不确定。因为像红老师说的,我们国家的屋顶不像欧洲,欧洲都是一家一户的,但我们的居民住宅以公寓为主,屋顶是有限的。在储能的问题上,我认为只适用于户用系统和小型的商业系统储能,而工业储能和大型的商业储能都是有问题的。但是我们也不要着急,就像小孩子成长一样,这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彭立斌:在我们国家,我不看好民用屋顶,看好的是工业屋顶,如果我们的屋顶利用率达到德国的水平,那其每年都至少是8GW的容量。我提分布式是光伏主战场是基于两点,1、是顺应大势,因为国际潮流如此;2、现在各个部委都在谈论分布式。

杨怀进:我觉得分布式在东部地区发展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条件成熟了大家自然就会做,哪怕屋顶业主自己不感兴趣,但是让有兴趣的人出资建设,自己可以掏钱买电用。但还是那个观点,要有两个前提:1、屋顶产权和安全性要确保;2、要有人用电。一开始大家做分布式电站,都希望得到42分钱的加价,但是随着未来成本的下降和效率的提升,我们不求这个利益最大化,只要账能算得过来,就可以做的。加之刚才彭总说的,未来储能发展起来以后,所有的屋顶都会被利用起来的。

但是,我认为分布式的发展绝不妨碍大型地面电站的规模化发展进程,首先我国西部的土地足够多,其次输电基础设施也不再是问题,比如内蒙、甘肃、宁夏、新疆、青海等地全部都在建设几纵几横的特高压线路,过去需要建设好多年的工程,现在1-2年就完成了,随着这些基础设施的完善,地面电站一定会继续猛烈开展。

红炜:我完全赞同杨总的意思,市场有他最后的选择,我们现在对这个问题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因为有些问题是不变的,比如新能源一定是人类社会未来发展的趋势,但有些问题随着技术进步或者政策需要是会改变的。

杨总:一点没错。随着成本的下降,和储能技术的发展,屋顶会自然而然地被越来越多地利用起来,就像太阳能热水器,虽然技术含量低,但是使用价值大,节能、便宜、便捷还能满足老百姓的日常热水需求,所以农村现在家家户户都在用,未来的分布式光伏电站也会有这样的一天。但是真等到那天,可能又变成卖产品的去赚钱了,因为随着技术进步效率提高成本下降,分布式光伏电站的投资回报率会在10%以上,比自己家里的存款利息高多了,那他自己就去找工厂订制了,为什么还要给别人干呢?所以现在大家意识不到,但不代表他们未来还不在乎的,再加上未来的碳税、环境税等强制措施,甚至连配额制都不一定是说只针对发电厂有百分之多少的绿色能源占比的要求,而是对家庭电力消费结构也有要求了,比如说你家庭用电的电表里面有多少比例是绿色电力,有多少是火电,也就是说老百姓必须要在绿色能源里面付多少电费。这样一来,电表里的数字就慢慢往新能源的方向偏移了。

在电改的机遇与挑战面前,企业如何布局发展

红炜:我们知道杨总作为光伏企业家,难免会更多站在光伏的角度看电改,而彭总作为电力行业出身的人,自然会更多站在电改的角度看光伏。角度不同,因此在各自的企业战略布局方面也会有差异,请二位分别谈下各自企业的布局?

杨怀进:从我们来讲,兢兢业业地把工作做好,内部必须把技术、产品的质量和可靠性做好,成本尽量做低;从市场角度,我们顺应潮流,要做的很简单,尽一切努力把国内的大型地面电站拿到手,同时找到买家出售。随着我们团队的历练和经验的积累,相信我们在这方面的能力会越来越强,而且接下来一定要是集中式的、规模化的企业才能够在大型地面电站的市场中胜出。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抓住海外的机会,以及独立式的、与储能一体化的产品市场,像南非、南美等缺电少电地区,通常是一个冰箱大的储能设备和几块光伏电池板子就可以发足够的电力来带动电视、风扇、电脑及照明等设备了,我们的常务副总张永欣到过南苏丹考察,连部长家里都是一个小柴油发电机,家里要用电,就把柴油发电机打开烧一会然后赶紧关掉,因为耗油量很大,这就是需要我们填补的空白市场,所以我们要在应用系统领域下工夫。我们是做实业的,想的和做的更多的是可行的东西,就是今天、现在、当下,抓住眼前的机遇迅速做大、做强。

彭立斌:做光伏的人已经很多了,而且像杨总这样大佬级的人物也很多了,所以我们虽然也是做光伏的,但是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要建立售电公司,着眼于抓住电改的机会,在电力销售和配套服务销售方面取得突破和成绩。所以我们与杨总这样的光伏企业,即存在着上下游的合作关系,又有着为其提供电力及配套服务的合作关系,可以是多维度的。

红炜:所以,杨总和海润光伏是以电改为新契机致力于推动光伏产业本身发展的,而彭总和君阳则是借助于光伏的新能源优势,并以此为突破口致力于推动电力改革发展的。二者互为前提互相促进,也祝愿各位在各自的领域按照各自的规划与战略取得更为长足的进步,更为各位在过去、现在和将来为优化人类能源结构和环境保护所做的努力致敬!

淘光伏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淘光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本文编辑:淘能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opv.cn/zixun/1194.html

投稿联系:仲先生 18052542359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87855 邮箱:27387855#QQ.com(请将#换成@)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8月23日 下午1:37
下一篇 2018年8月23日 下午1:3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