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产业园大败局:横空出世上百家 无疾而终不知数

  2008年到2011年光伏行业的火爆发展,造就了上百家光伏产业园的横空出世。“2012年,是光伏产业园建设相对比较多的一年,各地纷纷建设光伏产业园,达到了300多家。”“未来,光伏产业将会出现强者更强的局面,不会以产业园这种规模化出现,而可能出现一部分强势企业。”

2012年,是光伏产业园建设相对比较多的一年,各地纷纷建设光伏产业园,达到了300多家。在各地“大上快上”之后,很多光伏产业园出现了无疾而终,这些园区建成之初就是空着的,本身就是空架子,没有那么多资金,也没有那么多市场需求,入驻企业寥寥。

  2008年到2011年光伏行业的火爆发展,造就了上百家光伏产业园的横空出世。“2012年,是光伏产业园建设相对比较多的一年,各地纷纷建设光伏产业园,达到了300多家。”“未来,光伏产业将会出现强者更强的局面,不会以产业园这种规模化出现,而可能出现一部分强势企业。”



600一半以上建光伏产业园

  公开数据显示,2003年,我国太阳能电池产量为12兆瓦,2004年为50兆瓦。意想不到的是,2005年,产量猛增到139兆瓦,2006年更是达到400兆瓦。2007年中国太阳能电池产量首次达到1088兆瓦,一跃成为世界太阳能电池的第一大生产国。这一年,我国光伏组件产量也达到世界第一。

  光伏产业的迅猛发展引来部分业内人士的担忧。早在2008年4月份,尚德电力原CEO施正荣就曾指出,国内光伏企业一哄而上的势头令人担忧。“很多省、市乃至县都把光伏产业作为支柱产业来发展,但如果不好好呵护,光伏产业有可能一哄而下。”

  例如,江苏省13个地级市均建有光伏产业园,大型光伏企业20多家,数以百计的为中小企业。而在中国西部地区某些城市,则出现了几十平方公里的光伏电站规划用地。据统计,目前国内除了西藏,其他省份都提出过多晶硅的发展规划,且都是千亿工程。“那个时候,全国600多个城市,有一多半地方建立了光伏产业园区。而且很多地方还打出了‘打造世界第一’的旗号。”孟宪淦表示,“当时,计划做千亿产值的光伏产业园区,全国就好几十个,而全国的光伏产业产值一年才3000多亿,这本身就违背了市场规律。”

  不得不承认,光伏产业园区的出现是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特别是光伏产业最火爆时候的产物,同时对行业以及地方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贡献。丁文磊认为,“第一是光伏行业发展需要扩大,第二也是各地比较正常的选择,转结构调方式促转型下选择的新能源产业。”



无疾而终者不在少数

  在各地“大上快上”之后,可以预见的是,“很多光伏产业园出现了无疾而终,包括像江西新余的LDK产业园,还有超日的光伏产业园等等。”一位业内人士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有的城市根本就不具备基础,没有条件,没有产业配套,完全不顾实际情况。”孟宪淦这样评价道。

  放眼全国300多家光伏产业园,入驻企业寥寥。孟宪淦表示,“这些园区建成之初就是空着的,本身就是空架子,没有那么多资金,也没有那么多市场需求。”

  随着市场驱动的加强,行政力量将不断减弱。“过去,光伏产业园通过行政的力量,集聚光伏企业入驻,但是光伏产业发展下一步会从政策驱动向市场驱动转变。”“以后会越来越弱化行政干预力量,形成以市场化为驱动,特别是以分布式光伏发电为代表,各地会形成各自区域化的制造商,而不会形成大的制造基地。”

  从2014年到2015年,光伏产业逐渐走上健康发展道路。孟宪淦表示,“中央一直希望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各方做光伏产业开始趋于理性。过去算是盲目无序的发展,从而形成了产能过剩的泡沫。现在正逐渐趋向理性,体现在按照市场需求发展产业,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企业,都逐步理性发展。”

  因为中国每年装机容量在10GW到15GW,如果每个基地都扎堆生产,那么会形成几百兆瓦的产能,而反观出货量,也只是集中在几大光伏集群,比如长三角、河北、江西等,而并不是产业园区,因此从目前来看光伏产业园区的运作,作用是在越来越小。



强势企业作用逐渐显现

  而未来,“会出现强者更强,不会以产业园这种规模化出现,可能会出现一部分的强势企业。”比如以协鑫为代表的硅料制造企业,以晶龙、隆基为代表的硅片制造企业,以晶澳、天合为代表的电池和组件制造企业,或者到后期,以青海、甘肃为代表的应用基地,形成很多制造环节的强者恒强的局面,从而取代扎堆发展新能源或者光伏产业园模式。

  随着市场进一步扩大,终端市场将出现遍地开花的局面。丁文磊表示,“西部地区的大型电站,东部地区的分布式电站,目前已经呈现多种发展格局,而不是过去的完全依靠政策。光伏要通过市场化来实现导向作用,规模效应会越来越弱化,反而是强势企业寡头时代将会到来。”

  浙江省光伏产业科技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杭州市太阳能光伏产业协会秘书长赵永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光伏产业园的初衷是通过形成光伏制造业的产业集聚,发展当地的新兴战略性产业。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评价一个产业园是否成功,不在于是否有一个龙头企业,而是在于是否有一个格局分布合理、企业间合作良好的光伏产业集群,而这个产业集群能够在产业起伏波动的情况下保持向前发展。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成功的产业园比较少,大部分产业园只是由于当地政府主动推动而形成的,远没有达到产业集群;而以在无锡和上饶分别围绕尚德、LDK建设的产业园为代表,一些围绕大型龙头企业的产业园区由于过度依赖大型企业,在产业起伏过程中受到重大冲击,已经难以发展。

  孟宪淦坦言,随着准入门槛的不断提高,产业集中度将越来越高,“必然在竞争中形成骨干企业,也就是要提高核心竞争力,不是所有企业都可以进来发展,最后将形成少数做大,竞争力强的企业。”



相关

成都双流的太阳能聚光伏产业园

  2011年,汉龙集团高调宣布,将投资76亿元在成都双流建设太阳能聚光伏产业园,被宣传为全球最大的聚光伏产业园。但是,随着光伏产业进入低谷和汉龙集团董事长刘汉被捕,多年来产业园一直进展缓慢。

  解读:即使是在刘汉确定被调查之前,汉龙的光伏之路就已经不被看好。汉龙称其选择的聚光伏产品是“第三代光伏发电技术”,但是遭到行业质疑。

江西新余的赛维LDK产业园

  占地约500余亩的赛维LDK多晶硅片四期生产线扩建项目,2009年11月27日开工建设。该工程投资120万元/亩,总投资约6.3亿元。这一世界单体规模最大的多晶硅项目,在2012年投产后,由于成本出现倒挂而被迫停产至今。

  解读:在经历了光伏危机之后,江西新余高新区领导已经形成了共识,不能再做“一业独大”的产业布局。

上海奉贤区的超日光伏产业园

  从2003到2013年,从无到有、由弱至强、然后从高峰落入低谷,10年时间,超日太阳上演着企业存亡的生死时速。

  解读:上海市政府介入光伏企业危机的做法是:不承诺、不注资,依据市场规则处理企业债务危机。

江苏无锡的尚德太阳能光伏产业园

  从“天堂”到“地狱”,对于号称中国光伏帝国的无锡尚德来说,只有短短8年时间。2013年3月20日,无锡尚德宣布破产重整。

  解读:政府对光伏企业的助推,导致企业好大喜功,降低了对市场风险和低谷的警惕性。

来源:《中国企业报》 作者:陈玮英

淘光伏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淘光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本文编辑:淘能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opv.cn/zixun/1320.html

投稿联系:仲先生 18052542359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87855 邮箱:27387855#QQ.com(请将#换成@)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8月23日 下午3:36
下一篇 2018年8月23日 下午3:3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