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企业家群像:能源民主化背后的新使命

著名企业家冯仑曾撰文感慨:凡是做了二十年以上的民营企业家,他们现在的心理状态除了有丰富的联想情感以外,更重要的是一颗破碎的心。

经过了20多年的折腾,这些企业家现在的心理状态可能是:不能相信什么,也不能信任什么;不能不相信未来、也不能不相信历史,基本上属于非常矛盾的混合体。对于所有的过往留下的记忆,其实美好的也不是很多;对于未来,他们仍然有憧憬,但可能已经打了折扣。

中国的光伏企业,至今做到20年以上的并不多见。由此也可以肯定,这些企业的创始人到现在为止应该不至于拥有“一颗破碎的心”。偶见其中的一些企业家发表捎带情感的话语,多是充满希望和憧憬,毕竟大家正在从事和开拓的是“一个充满了阳光和希望的事业”。

时过境迁,朱共山、瞿晓铧、靳保芳、曹仁贤、高纪凡、李仙德等等一大批光伏企业家,如今已绝非中国乃至全球能源产业的“旁观者”。伴随光伏产业的发展壮大,这些企业家在中国的商业版图上渐露锋芒,而以能源互联网、光伏分布式等为代表的“能源民主化”大吵,将可能助力这些企业家在未来的商业文明中占据极为耀眼的位置。

分布式风潮下的新世界

如果细致梳理和分析光伏领域不少企业的成长路径,会发现颇有相似之处,这一群体也可视为中国新时期民企发展的缩影之一。

一方面,虽然出身各异,但在产业突破的关键时期,他们可能不无锐气,兵行蹊跷,勇于博取;他们未如大多同代人般在产业周期起伏、宏观调控、产权之争等历险中被淹没,反而抓住鲜有的机会,进退自如,精确控制欲望,在光伏领域左冲右突,最终轰然成势。另一方面,他们在认可规模化优势的同时,对于科技研发、国际化以及一切领先的商业模式又极为认同,这也代表了这一产业的巨大潜力与活力。

但若要用历史的“显微镜”从协鑫、晶澳、晶科、阳光电源、特变电工、古瑞瓦特等企业身上找出放之四海的“成功基因”,却又很难有非常具体的落点。诚如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王忠明所言,中国公司常常是在非规范化、非全面市场化的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大量的民营企业在体制边缘壮大,在政策、市场、人才、资金甚至地理区位都毫无优势的前提下得以存续发展,真是殊为不易。

不论从中国的商业版图,还是能源结构的来看,这都注定是一个特殊的企业家群体。他们有人已界不惑,有人刚好知天命,也有人步入了耳顺之年。他们有人冷静有人激情,有人广结天下有人略显孤独,有人偏执强势有人温和包容,抑或——更多的光伏企业家呈现出的是复杂的多面性。

过去的十多年中,这些企业家也曾因各种动因和机缘紧紧握手、相互寒暄、彼此深谈,乃至把酒言欢,继而结成伙伴。而今,风流雨打,时光交错,有人败,有人赢;有人功成名就,有人泯然式微,也有人东山再起。

然而,虽然中国的光伏企业家群体虽然日渐高光;不少面孔也频频出现的央视等权威媒体上;不少身影也时常穿梭于国内外各种最高大上的商业聚会上,不少大佬也在各种“年度人物”中夺魁,但无可否认——若以商业地位、影响力和在亿万大众中的“知名度”而言,他们与柳传志、张瑞敏、鲁冠球、任正非、王石、宗庆后、年广久、李东生、刘永行、何伯权、黄鸿年、王健林、马云、张士平等企业家尚难比肩。可以说,光伏的产业地位决了企业家的商业位置;光伏产业如今一年的产值就是几千亿,而作为曾经的“电改斗士”,张士平旗下的魏桥集团,这仅一家企业一年的营收正奔向四千亿。虽然过去十年中光伏行业整体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直至今天,其与火电、水电,甚至风电等相比,在中国能源生产消费中的比重依然较小。

然而,分布式光伏的爆发,万亿市场的挖掘,给光伏行业带来了新的可能。可预期的是,伴随能源清洁化提速,伴随光伏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壮大,身处其中的企业家群体方可在中国乃至全球商业版图中获取更为有力、甚至核心的位置。而随着光伏走进千家万户,加之数字媒体的发达,光伏企业家的“名声”也将加速蔓延到普罗大众当中。随着以互联网能源、分布式光伏为代表的能源民主化的到来,光伏企业家群体可能快速打开一个更为宽阔的“新世界”。

挑战与使命

但与巨大的机遇相伴随的是,能源民主化的进程,分布式光伏的发展,都可能将给光伏企业家们带来前所未有的考验与挑战。

这些光伏企业家们,以其独特的才华、决心和勇气,以及不懈努力和坚强信念,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已经给中国产业界、商界带来弥足珍贵的价值观。也使年轻人和产业的后来者不再习惯于妄自菲薄,而相信不用“含着银勺子出生”,通过努力也可以获取成功与更丰富的生命意义。

但与中国所有的企业家一样,时至今日,如何应对金钱和资本,如何面对政府,如何应对全球化,如何产业的过往,对于光伏企业家群体而言依然是关乎生死的命题。显然,已经有一些光伏企业经受住了考验,他们日渐成熟、强大和稳定;而其创始人和掌舵者也日渐体现出足够优秀的领导力和企业家精神。

产业层面的考验还在继续。伴随分布式等各种利好消息的到来,光伏产业将拉开新一轮惨烈的竞争。伴随大企业的扩张、结盟、技术升级,光伏领域的“寡头时代”可能逐渐来临,产业集中度也将迅速提升。而一些过往在战略把握上出现重大失误的大型企业,还有在产业链上下游夹缝中求生存的中小企业,都随时有可能在刀刀见血的市场竞争中烟消云散。

有些中型的光伏企业已经成立有了一些年头,也在市场上打下了一定的江湖地位,而企业领导人也算是功成名就,到了可以“歇一歇”的时候。但所谓“唯快不破”,特别是光伏产业,在政策、市场、竞争格局都面临极大变化的新时期,亟需企业领导人焕发斗志与思维,跟上趋势与潮流,否则也可能在昏昏沉沉中被新老势力联手淘汰。

老问题未解,新挑战又扑面而来。分布式光伏的爆发,与数字化浪潮、互联网渗透、金融创新等犬牙交错,互为推动又互为掣肘;而光伏产业的发展,又与能源结构调整、新电改,乃至气候变化紧密关联。综合各种因素来看,作为企业的掌舵人,光伏企业家们将面临更为复杂的“新世界”。如此,将对他们的适应能力、创新能力、融合能力,以及对新知识的接受能力等等,都提出了新的挑战。

中国的民营企业常常出现企业过分依赖一把手或个人能力,而可供使用的资源往往又高度集中,致使企业风险加剧,经济环境的突变和某方面的失误可能让光伏企业“猝死”。简言,伴随着能源民主化的进程,伴随着分布式光伏的加速发展,随着清洁能源市场的进一步成熟,公司治理愈发重要。更多的光伏企业家必须在现代企业制度的建设上多下功夫,加上企业领导层的自律,同时处理好和外部的法律关系,这样的企业才可以长治久安,并在未来的商业进程中几何级壮大。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过去我们往往习惯了吹捧规模,比较市场垄断能力;但随着分布式时代的来临,能源的商业世界里,我们可能更加珍视商业精神、创新精神和分享精神。现实的问题是,对于靳保芳、朱共山、曹仁贤、李振国、刘汉元、李河君、李仙德等这批已经功成名就、身家亿万的光伏企业家来讲,他未来继续辛苦赶路的动力到底来源于哪里?

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写到:“这种需要人们不停地工作的事业,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事实上,这是唯一可能的动机。但与此同时,从个人幸福的观点来看,它表述了这类生活是如此的不合理:在生活中,一个人为了他的事业才生存,而不是为了他的生存才经营事业。”

简言之,货币与财务只是成功的标志之一,对事业的忠诚和责任,才是企业家的“顶峰体验”和不竭动力。也许,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的话可以代表分布式时代来临后,无数光伏企业家们仍然努力奋斗的动力:“我们只有一个赖以生存的地球,所以未来只有两种行业能长时间存在,一种是掌握逃离地球的技术,一种是保护这个地球的技术,我们有幸在这其中之一,我们已经比很多人幸运了。”

如今,光伏产业进入新一轮的整合期,分布式光伏爆发在即,而各种风险与不确定因素再次汇聚,光伏企业家们的大考似乎再次来临。他们如何考量产业过去的沉浮兴衰?他们如何预测光伏产业未来的前途?他们又将如何带领自己的企业,避开陷阱与泥沼,走向更广阔的“分布式时代”?他们又如何从“企业家”蜕变成“伟大的企业家”?

罗马史的研究者尼克尔•马基雅维利曾经说,“变革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无疑,光伏企业家们又将展开新一轮的艰苦创业与探索。
 

  • 来自: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  

淘光伏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淘光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本文编辑:淘能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opv.cn/zixun/6896.html

投稿联系:仲先生 18052542359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87855 邮箱:27387855#QQ.com(请将#换成@)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8月23日 下午9:44
下一篇 2018年8月23日 下午9:4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