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上网电价会变动吗?

电价暂不调整或受限电、补贴延迟发放影响,领跑者计划留有发展空间。
2011年,中国首次明确光伏上网标杆电价为1.15元/千瓦时;2012年以后则调整为1元/千瓦时;2013年8月份国家发改委明确了2014年起新的光伏电价制度,地面电站分1、0.95、0.9元、千瓦时,而分布式光伏的度电补贴为0.42元/千瓦时。两年过去了,部分业内人士开始关注,光伏上网电价及分布式补贴何时会再次调整以及怎样调整。2015年7月份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举办的2015年上半年光伏产业回顾与展望研讨会中,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的秦潇透露,相关工作正在进行,“光伏发电对补贴的需求程度很高,所以未来补贴机制变化可能与未来长期的电力体制改革以及电力市场化结合有关,这会影响投资积极性,现在还在研究中。”
 2016年电价调整可能性不大
从过去两次光伏电价调整的时间来看,一般都是年中发文、第二年开始执行。2015年已经过去了一半,目前还尚未有消息明年的上网电价会发生调整。为此,光伏们向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了解了相关情况。时璟丽作为专家组成员曾在2013年参与了光伏电价及补贴文件的研究编写工作,“光伏的上网电价明年暂时不会调整了,我们现在实施的光伏上网电价是在每瓦造价10元的基础上编制的,虽然现在系统成本已经下降到8元左右,但是有一些客观因素制约着光伏发电成本的降低。”在时璟丽的调研中,土地、税收、限电、贷款等诸多因素都或多或少影响了光伏电站投资的收益。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研究员王斯成同样是2013年电价政策制定的参与者,提及电价调整的问题,他表示,“现在电站建设成本比2013年初确实要低,从这个角度看电价可能会调整,但国家能源局也没有这么着急调,如补贴不到位、三角债、限电弃光等问题都影响了电站的收益。”
时璟丽从以往的情况分析了电价调整可能没有那么快,“电价调整需要做很多研究工作,并且还要征求意见,给出几个月的宽限期,今年还剩五个月时间,估计调整的可能性不大。”一位接近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的人士透露,“电价调整不好说,最终还要看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的意见。”光伏电价要做调整,需要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的核准才能实施,同样地方的度电补贴不仅要地方财政部门给出意见,也需要地方发改委价格司的许可。
据一位接近国家能源局的人士透露,该局相关部门负责人不希望明年调整电价。
电价下调的空间
在时璟丽看来,电价调节机制要依据成本以及合理的利润来实施才能对行业起到推动作用。王斯成认为电价下调的空间已经存在,“前提是如果没有弃光、没有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的情况,现在光伏产业的利润都压在终端了,像倒腾一个电站项目就有上千万的获利。但是如果现在的情况下,电价降低估计市场反应会非常大。”
下游电站的利润空间确实已经非常大,仅从路条来看,一些路条少则每瓦0.2—0.3元/瓦,一些光照资源丰富的地区会超过0.6元/瓦。国家能源局此前出台了相关禁止路条交易的文件,“对于不以自己为主投资开发为目的、而是以倒卖项目备案文件或非法转让牟取不当利益为目的的企业,各级能源主管部门应规定其在一定期限内不能作为投资主体开发光伏电站项目。”因此电站交易在逐渐倾向建成后的股权变更。由于项目权是稀缺资源,导致纯粹的组件、逆变器、工程总承包的利润在账期、低价竞标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被大幅压低。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透露,在调查了29家通过工信部规范条件的企业的2015年上半年业绩发现,337.6亿销售收入中净利润只有6.8亿人民币,其中一线大企业盈利水平明显改观,中小企业仍处于盈亏线附近。这意味着组件和逆变器销售加起来的利润额甚至不如项目开发的利润高。
“行业都不希望降电价,现在好多电站都负债累累,”王斯成了解了一些企业后认为这种负面影响在向整个产业链扩散,“弃光限电只是一方面,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很严重,导致电站业主给供应商押款,存在三角债的情况,以及融资难的困境,最后导致制造企业负债经营,组件和逆变器企业都通过做电站的方式来盈利。”
在国家能源局今年初发布的《2015年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中,有以下内容:“鼓励通过竞争性方式配置项目资源,选择技术和经济实力强的企业参与项目建设,促进光伏发电上网电价下降,对降低电价的地区和项目适度增加建设规模指标。”从目前光伏们掌握的情况来看,尚未有省级地区在选择2015年电站项目时公开采用电价竞标的方式。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电价竞标来争取配额,不是说没做,只是竞标后没有给国家省补贴,而是让利给了地方政府。”据光伏们了解,有部分项目从度电补贴中让利了一部分给地方政府。中民新能在宁夏获得了数百兆瓦项目权,知情人透露,中民新能在项目落地期间曾向宁夏相关政府部门许诺,每度电的收益中让利出几分钱给宁夏自治区。光伏们向中民新能宁夏公司求证该说法,其负责人否认上述内容。但宁夏其他几家项目业主向光伏们透露,中民新能向自宁夏让利的说法在当地广为流传,甚至有一家企业试图通过电价让利的方式获得项目权,但没有获批。光伏们同样了解到,山路集团在内蒙兴安盟扎赉特旗与当地政府签署了一份让利协议,在当地的一个新农村住宅屋顶及院落农作物上方建设分布式项目,每度电给地方政府让利0.043元,以扶贫的名义。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新能源处副处长邢翼腾在此前的一个会议上表示,国家能源局希望在部分省份推广采取竞争性方式来规范下游市场。
从以上角度,如果外部环境良好,光伏电站的收益已经比较高了,存在电价下降的空间,“一些地区全部自有资金投资的项目回报率甚至高达15%,”时璟丽所在的研究所对光伏发电数据的研究每年都在按常规进行。
 电价政策调整的可能影响
时璟丽表示,“如果电价下调后,电站全投资收益率能保证10—12%还是差不多的。”而其前提是可再生能源补贴能按时发放、限电比例下降。如果电价下调,电站开发商需要做好前期开发的功课,尽力选择资源好、限电因素小的地区。光伏们了解了部分地区路条交易的价格,价格差异高达每瓦5毛钱,而价格与项目的资源、客观因素状况有直接的关系。
在王斯成看来,电价没有着急进行调整,也给领跑者计划的现金产品留出空间,鼓励符合领跑者计划产品的推广,“如果电价下调,对领跑者计划会产生负面影响,现在的利润空间能够覆盖住好产品的成本。”时璟丽认为,实施领跑者计划示范项目的区域都是日照资源、土地状况和并网条件等因素比较好的地区,限电风险也会小一些,“对领跑者计划会好些,用更高效的产品实际上发电成本相差不大。”
如果光伏电价调低,意味着投资者需要找到新的增效空间,性价比高的优质组件、跟踪系统、更稳定的逆变器等将会受到更密切的关注,或者投资者将从对装机成本的关注转移至对度电成本的重视。单晶组件近期频受欢迎就是投资者对度电成本关注的一个反应,乐叶光伏、亿晶光电等单晶组件供应商近期频获大单,而中环股份也在通过组件代工的形式进一步涉足到下游市场中,协鑫集团也在筹划新的单晶产品规模化制造。
对于中国政府所鼓励的分布式项目,王斯成希望自发自用以外的余电上网那部分能够按照标杆电价给予补贴,而不是当地脱硫电价加0.42元的补贴,“虽然补贴多了一点,但是分布式投资者就有了更大的动力,起码项目有了保底收益,能明确计算出来。”时璟丽对此的建议为如果觉得自发自用不合适,选择全部并网拿标杆电价。事实上,一些电站投资商在评估了自发自用部分如果风险过大后,更多的选择了全部并网以按照当地光伏发电标杆电价的方式计算收益。分布式项目在面临更多的风险因素情况下,如果0.42元/千瓦时的补贴再度降低,或将影响到投资者的积极性。
事实上,国家能源局也在鼓励地方政府出台地方补贴政策。目前看,地方补贴更多的集中在针对分布式项目上,部分补贴是针对地面光伏电站。
综合来看,2016年光伏电价不出意外的话讲不会进行调整,但至于2016年是否会出台新的光伏上网电价政策并在2017年实施,时璟丽并未透露太多细节,其他受访人士也无法给出准确的回答。

淘光伏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淘光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本文编辑:淘能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opv.cn/zixun/927.html

投稿联系:仲先生 18052542359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87855 邮箱:27387855#QQ.com(请将#换成@)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8月24日 上午7:20
下一篇 2018年8月24日 上午7:2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